资讯文章推荐

古埃及文明在辉煌和理性中泯灭的悲哀

2020-09-07 23:38 投稿人 : bianji 围观 : 89 次 0 评论

宋祖瑛的歌曲好日子 新挑战钓鱼有什么用 武汉肯德基宅急送电话 满清豪放女 护栏漆推广用海豚湾

古埃及

梁启超先生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文明者,有形质焉,有精神焉。求形质之文明易,求精神之文明难。精神既具,则形质自生;精神不存,则形质无附。然则真文明者,只有精神而已。”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埃及在当时的世界上取得的成就,特别是在宗教文明上,拿出了我们后世也自愧弗如的巨大魄力。

以我们最为熟悉的金字塔来举例,为了修建这些象征着彼世,象征着死亡与神灵的精神产物,他们穷尽了数以万计的埃及人民的心力。确实,埃及取得了巨大的辉煌,是古代专制社会的巅峰。可是,在埃及世界里,由法老和僧侣主宰了一切的事物,包括理性。在埃及,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由权利来决定,没有理性的思考和判断,这真的太令人遗憾和悲哀了。

所以,当我发现希腊是在埃及势力盛大的时期出现萌芽时,心中有着难以言说的震惊。我们真的很难去想象,在这样一个专制黑暗的社会中,在这样腐烂的土壤上,竟然能够长出出希腊“自由民主公正法治”的鲜花。

当然,这是之后的事情了,我们今天重点来讲一讲埃及这个“放任的野蛮”是如何在古代社会肆意生长,它的国家权力又是如何一步步扩大,以及它的存在究竟是人性的劣根性还是时代的必然性?

埃及壁画

一.为什么埃及形成如此严重的专制社会?

光看到一粒种子,并不能知道它将来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这句话并不是一直通用的。我们能够通过埃及社会早期的雏形,去推演它后来的专制荒谬。不论是埃及,或者其他同一时期、古代的辉煌文明,无一不是专制社会,有一个君王来统治,国家的发展、人民的命运,一切都交在一个人的手中,任凭其发落。

这个时期可能是人类历史上集权最为严重的时期。而埃及,是其中的佼佼者,因为法老,是整个埃及国家至高无上的王者。说起埃及的专制社会,必须先介绍一下它的权力机构,除了法老,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掌权团体就是僧侣。具体而言,在特定时期,或者法老权力比较弱的时候,僧侣的权力甚至高于法老。这样的局面或者说这样的专制社会是怎么样形成的呢?我认为原因有三。

第一,埃及的地理环境决定了早期的生活生产方式,由此奠定了专制集权社会的基础。

尼罗河是埃及的母亲河,为埃及带来了宽广松软肥沃的平原耕地。这样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埃及人自发集结在一起形成了小部落、小群体。早期的埃及只是一个小国寡民的国家,由于耕地充足,他们的生产力优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在面对外来敌人的侵犯时,埃及人民为了凝聚国家战斗力,建立了许多统一机构。这些机构,在后来成为了维护王权和专制统治的“爪牙”。早期的埃及社会开始由奴隶制社会过渡为封建制社会。

埃及的地理位置

在这之后,埃及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不过,与此同时,阶级矛盾也愈演愈烈,上位者和下位者的冲突难以调和。为了巩固统治,加强王权成为必不可免的政治手段。于是,僧侣开始逐渐登上国家舞台,因为王权不够稳固,需要“神化”成神权。

第二,埃及人民为了生计疲于奔命,无力反抗掌权者

你能想象吗?有一个国家,国家的人民竟然不是因为生命而感觉到喜悦,他们注意的竟然是“死亡”。对比希腊,有这么一位专家这么评价希腊人“活力,而不是活着。”两者简直天差地别,这是因为什么?其实和佛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今生受过的苦难,是为了来世的幸福。

所以埃及人民会去渴望彼世。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当然是现实的苦难已经达到了无法化解、无法面对的地步了。是的,在当时,之所以人民如此痛苦,是因为专制社会压迫;而专制社会之所以如此猖獗,也是因为人民太过痛苦,无力反抗。两者互为因果,形成了一个死循环,直到将近一个世纪,国家分崩离析之后,才有了暂时的解脱。

埃及人民

当然,掌权者对于这样的现状是很满意的,只有子民无力反抗,国家才能“稳固和谐”。当然,我们在谈及为什么埃及人民不反抗时,指的是大环境,肯定也存在反抗者和奋斗者,在为了改变这种悲观的局面而不懈努力。可是,人类个体的力量如此渺小,怎么能够抵御时代的浪潮呢?

埃及人民本来生活的土地是世界上少有的优渥之地,可是却过着这样难以言说的生活,他们不仅要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更要忍受无穷无尽的劳役——修建金字塔。每一座辉煌壮观的金字塔地下,铺的都是埃及人的骨头;每一天金字塔在烈日下耀眼夺目,闪烁的都是埃及人的泪光;每一座金字塔拔地而起,都要耗尽几代埃及人的心力。这就是为什么专制社会在埃及能够延续下去的原因之一,埃及人民无力反抗上位者。

第三,埃及人民的智慧被严重压制,知识只掌握在少数居心不良的团体手中。

先前,我们谈及有一个可怕的政治团体逐渐登上埃及的国家舞台,这个政治团体其实就是僧侣。在埃及人民无法排遣心中苦难之时,僧侣就好像一把圣光,照亮了他们干涸的内心——一切现世的苦难都有了原因,都是为了彼世的安好。于是,僧侣所宣扬的大道理很快成为国家的信仰,甚至连法老都必须听从信服。

僧侣

我们不禁要想,僧侣集团的早期,也许创始者也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人,只是想改变埃及人民的生活状况,可随着时间推移,却又成了一只为虎作伥的恶鬼。事实是埃及的知识和智慧基本上都牢牢把控在僧侣集团手中。作为底层人民,没有知识,就没有智慧,没有理性,也无法去思考这一切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在僧侣蛊惑下,民众就像温顺的绵羊,或者就像行尸走肉一般,任人操纵。

二.埃及专制的必然性和“奇迹般”的成就

无论是时代的必然还是人为的演变,埃及都已经成为过去,无法改变。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创造了许多“奇迹般”的成就,令人惊叹,也令人更加明白——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即使是再黑暗的时代也有光明。

当然,今天我们不讲金字塔,我们讲“数学”。

数学为什么在埃及能够自由自在地发展,因为它是修建金字塔必须掌握的知识,也是唯一一个即使埃及人民掌握了之后也无法对于专制产生威胁的知识。埃及在数学上取得的成就,就连柏拉图也不得不称赞:“和埃及人比起来,我们只是些幼稚的数学家。”就目前的历史史实来讲,埃及人创立了数学符号、十进位制、完整的运算法则,认识了平面几何和立体几何……在数学方面,埃及称得上是半壁始祖了。

埃及金字塔

三.理性的开端,与古代世界的两极走向

埃及是世界上少有的史料保存完整的国家,所以我们对于它的了解也更加全面。而在埃及之后,出现了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朵奇葩——希腊。与此同时,古代社会也出现了两极走向。希腊本身代表着自由民主,而东方世界和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都走向了专制的道路。

可惜,如今关于希腊的史料残存太少,我们只能够通过一些模糊的壁画或者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的残卷,来一窥当年的“理性的结晶”。无论如何,希腊人能够在时代的必然下走出一条与前人甚至与整个时代都格格不入的“文明道路”,这也许是人类创造时代、又超脱时代的体现。

早期古代专制的人们由于物质上的压迫和精神上的“贫穷匮乏”,越来越脱离现实世界,走向寻求“未知”的时候,希腊人犹如一股清流,创造出了崭新的东西,那就是——理性。希腊人诞生了,我们认识的、理解的那个时代开始了。在六百五十年之后,希腊又灭亡了。或者即使残存,也湮没在专制的阴影了。我们只能说,所幸世界上存在过希腊。

埃及

四.结语

最后,我们不得不承认时代的难以逾越,不得不承认人类个体力量的渺小。时代就好像是一个屏障,阻碍我们去超脱它。可是就算是“戴着镣铐在跳舞”,在历史上也有这么多“叛逆者”,在与时代的落后抗争,想要去超越时代,想要寻求更加先进的文明,想要探寻更加广袤的世界,不甘落后、勇于抗争是人类内心深处永远无法泯灭的本性,这也是人类虽然卑微如蝼蚁,却仍然能够创建出如今这样辉煌先进的文明的原因。

天下娱乐联盟视频 llsibling 食人魔的珍宝 久爱弹弹堂官网 猫咪抱抱txt新浪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此功能已关闭)
   
验证码: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