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文章推荐

小说:费仲让他去捉姜子牙,捉是死,不捉也是死,于是他发飙了

2020-09-07 14:43 投稿人 : bianji 围观 : 151 次 0 评论

神秘资金横扫创业板 薄幸檀郎txt 大话水浒会试答案 好莱坞艳照网上售卖 鬼节禁忌拔脚毛

“费仲?你确定大王让我去抓贼?”

姜小白狐疑道。

费仲冷笑道:“姜城门令爱信不信,反正吾已经把口谕传下”。

言罢,带着人甩袖离开。

姜小白见状,很是无奈。

知道此计恐怕是那狐狸精所出。

自己如果放水,让姜子牙逃了,自己这个抓贼不利的罪责是少不了。

可是如果不放水,姜子牙那个糟老头子,恐怕要折在朝歌城。

而折在了朝歌城的姜子牙,对姜小白而言是百害无一利。

一则,会彻底得罪玉虚宫中诸多大佬。

二则,他还想着与姜子牙一起上一趟玉虚宫呢?

姜小白想到这里,眉头一皱,见黄飞虎还在紧追不舍姜子牙。

计上心来。

黄飞虎的长子,黄天化,不是在玉虚宫门下学艺来吗?

或许自己可以利用此点。

抡起手中尚未吃完的半块瓜,朝着上蹿下跳的姜子牙便是砸去。

姜子牙正要土遁,便在这时,正好脚踩住了那半块瓜。

脚下一划,是四仰八叉,摔的头蒙眼花。

“呔,大仙玩闹够了吧?”

姜小白出现在了姜子牙身边,一脚踩住了姜子牙的要穴。

这时候,黄飞虎等人气喘吁吁的终于赶来。

刀枪斧戟是欲要架在姜子牙的脖颈之上。

姜小白忙拦住:“武成王不可”。

“此人乃是玉虚宫初代上仙”

黄飞虎听到玉虚宫初代上仙,几个关键字,直接是吓了一跳。

“玉虚宫初代?上仙?”

姜小白点了点头。

黄飞虎立马变换颜色,怒气冲冲转为了满眼堆笑。

“仙长?!”

“仙长?!”

“您怎么不早说呢?”

黄飞虎搀扶起了摔的懵波的姜子牙。

接着,遥空对着城楼上的殷纣道。

“大王,一切都是误会”

“此人乃是玉虚宫初代上仙”

“方才不过是为了给大王助兴,故意的戏弄我等”

殷纣一听,顿时哈哈大笑。

“这个乐好”

“这个乐很好!”

妲己却是脸色阴沉的难看。

姜子牙出现的刹那,她便知道此人乃是修仙之人。

又听是仇恨妖族的玉虚门下,更是心中愤恨异常。

不过却是不能表现出来。

“大王,即便是上仙,便能戏弄大王吗?”

“大王的尊严何在?”

“朝廷的体面何在?”

“这?”

殷纣回想方才的一幕。

好像被戏弄的,不只是黄飞虎一行军将吧,还有自己。

妲己的话切中殷纣对权柄与威望的敏感性。

顿时脸色,大晴天变成乌云蔽日。

“美人所言甚是有理”

“听美人的”

“来人呢,把这个糟老头子,给孤依法治国,炮烙了”

黄飞虎大急。

“大王不可”

“玉虚宫乃是三教阐教圣地,上仙既然是来自圣地,又是初代弟子,定然不是凡响”

“若是杀之,恐怕有伤大王气运”

宰相商容,皇叔比干等人见状,也纷纷下跪请殷纣收回成命。

殷纣又犹豫起来。

他是王,对气运之说,尤其敏感。

妲己忙道:“大王,您的颜面?朝廷的体面?”

殷纣道:“美人。若是寻常人,孤可以任凭杀之。”

“黄飞虎之言并不是没有道理。”

“孤看还是算了”

殷纣站起身,便要下令,特赦了姜子牙。

妲己自然不愿:“大王,梅伯尸首不见,以臣妾看,定然是此贼使得了法术,挪移走了”。

“请大王,治此贼劫囚之罪”

“这?”

殷纣觉得妲己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

费仲见状忙道:“大王,您是一直提倡依法治国的。”

“莫非便因为对方是上仙,便不依法治国了吗?”

“那大王会让天下有志之士,痛哭流涕,失望嚎啕的”

费仲说完,是眼泪鼻涕一把,似乎他本人就是他口中所说的有志之士似的。

殷纣意动了。

他发誓!

他是一直提倡依法治国的。

什么道德啊,他是最反感的。

就是依法治国!

就是要!

妲己见费仲的话,再次让殷纣起了动摇之心。

忙又劝道:

“大王,黄飞虎之言,是歪理邪说,虽然有一定道理。”

“但是莫要被其迷惑。”

“一则,大王的颜面,朝廷的体面,绝不容践踏,此乃圣天子在位,之真理”

“二则,黄飞虎此言有私。臣妾听闻黄飞虎之子黄天化,乃是清虚道德真君弟子,是阐教玉虚宫三代门人”

“难免其中会有嫌故”

“三则,大王气运之说,乃是无稽之谈。”

“大王乃是天子,天子的气运如海峦,海不退,峦不灭,则气运永昌,与方士何干?”

“最后一则,臣妾听闻三教九流,漫天诸仙,阐教势力最弱,杀他一个门人,大王何须惧怕阐教”

“更何况,道德已死,大王是依法治国,是正义的一方!”

“还望大王明鉴”

城楼上,无论是费仲与殷纣的谈话,还是妲己与殷纣的对话,以姜小白的修为,自然能听的清楚。

听到费仲的痛哭流涕,那副真臣模样,姜小白很是感慨。

大费费,厉害了我的哥。

明明就是一个害人的酷刑,硬是被你引为了天下法制公义!

而听到妲己的“四大论”后,姜小白心中,又不由得给妲己竖了个大拇指。

狐狸精不愧是狐狸精!

明明能靠颜值吃饭,最后却是选择了说动人心的理智,无边智慧。

换个位置讲,说实在的,如果自己是殷纣,也会被这个非常后现代的理智分析,论点折服。

一个无关紧要的糟老头子生死重要,还是自己的威严,朝廷的体面重要?

答案,自然是自己的威严与朝廷的体面重要!

更何况,还有那个费仲对依法治国,满怀期冀的痛哭流涕。

再想想,黄飞虎不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想问题,而是站在了他自己的家族立场上考虑问题。

这本身就是犯了为臣者大忌讳。

“听美人的”

“孤要依法治国,孤就是要依法治国”

“孤是正义的”

“谁不服,孤就炮烙谁”

“哼”

“孤就是要依法治国!”

殷纣被妲己吹嘘的人是飘乎乎,熏熏的。

喃喃自语,给自己强加勇气后,立马对着奉谕官下令。

把姜子牙给炮烙了!

“大王英明”

妲己喜笑颜开,钻进了殷纣的怀里,上下痒啊痒~

刺挠啊刺挠!

诚悦论文网 2008扭吧扭吧 父母4万叫卖亲儿 李白清假打下载 陈希同的父亲是陈毅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此功能已关闭)
   
验证码: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