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文章推荐

小说:我这般貌美,万一你们师兄弟为了我打起来怎么办?造孽啊

2020-09-08 21:29 投稿人 : bianji 围观 : 174 次 0 评论

btxinqixi 汉泰手机官网 青春派百度影音bd dnf红丸多少钱 通和商城健康家园网

可更加不忍直视的是言羽烬的态度,他居然看也不看,习以为常地自吃自饭,天影门几个弟子捧住饭碗,惊得好半天都没吃一口饭。

天影门人一向不喜荤腥,吃饭时尤忌不规整,不洁净,不得喧哗,不得以手直接抓取食物。

“噗。”

苏明雪筷子间的油豆腐一滑,自眼前划过一道弧线,最后落在言羽烬冰一般的脸上,黏住了,不下来。

这回连苏明雪都咽了下口水。

言羽烬淡定地伸筷夹住,递到她嘴边,她稀里糊涂地张嘴咬住,上爻一惊,卡到了冬瓜汤,其余人张大的嘴缓缓合上,继续吃自个的白菜豆腐。

酒足饭饱后,苏明雪眼珠子转了转,在心中盘旋还有什么祸可以闯,她非让他们一路不得安定不可。

言羽烬起身走到她身后,伸手拂起她披散的长发松松地挽了个髻子,斜插入一支桃木钗,钗尾垂下一段红绸。

他声音有点低,听不出情绪:“这支桃木钗绾你的头发正正好。”

苏明雪被头上的钗子吸引住了,一路上闯的祸倒少了不少。

可一众天影门弟子的下巴再次磕到地上:仙尊居然送姑娘钗子!居然为姑娘绾头发!天、打、雷、劈!

夜里,吃过饭喝过酒,苏明雪堂而皇之在客栈大堂内与三个白头老太太打起了麻将,一众天影门弟子在言羽烬带领下在旁围观。

开局前,苏明雪先若有其事地向西南方拜了三拜,才上桌。

上爻好奇:“你刚才在拜什么?”

苏明雪边洗牌边回:“山神。”

上爻:“山神?”

苏明雪开始砌牌:“西南方有座山瞧见没有,这赌前拜山神,百赌百赢。喂,你们几个小不点知道是什么是山神吗?”

一众小辈摇头摇得整整齐齐。

上水道:“这个世上真的有神吗?”

苏明雪咳了两下,正色道:“山民会把那些长寿福气好的老人寿终正寝后埋在山上祭拜,久而久之传为山神。”

言羽烬饮了口温茶,淡淡道:“切莫糊弄小辈。”

苏明雪回头向他吐了下舌头,转回身全心投入战局,天上的月亮越升越高,她的脸色越来越沉,居然一局未开胡。

莫非她的赌运全用在了上辈子?

自个的钱袋子输完了,输言羽烬的,再输完是上水的,为防她抢走钱袋,其余几个弟子在上爻带领下纷纷缩在角落布下结界。

苏明雪真是输得天昏地暗,上辈子一辈子都没有输过这么多。

“让我来吧。”

言羽烬拍拍她的肩膀让她起来,苏明雪输得没了脾气,乖乖退位让贤。

言羽烬向三位白发老太太,冷言道:“三位姐姐,请。”

上爻:“姐……姐……”

言羽烬坐下后的第一局便胡了个清一色,不但手气极佳赌术更是一流,看得苏明雪斗志再起,在一旁摇旗呐喊。

上水:“……”

上爻:“……”

其余弟子:“……”

后来,苏明雪不知何时趴在大堂的桌子上睡着了,睁开眼时天色已亮,店小二开始洒扫,准备今日的营业。

她侧过脑袋看了看身上披着的白衣,又往上看去,言羽烬微微垂下眼帘,黑眸对上她的视线,淡淡一笑。

苏明雪道:“赢了吗?”

他伸手把一个鼓鼓的钱袋子放在桌上。

苏明雪欢呼一声,吓得睡在角落里的小辈们全都惊醒了,看见她跳起来抱住言羽烬,笑得眉眼弯弯。

一连几日,紧赶慢赶,回到天影门。

“我生得这般貌美,乃千年难得一回的神仙颜,你们天影门又不收女徒,万一门内弟子为我大打出手,失了同门之谊岂不是让我白白背上红颜祸水的污名?”

大门石阶处落着一块红布,近一看,是一个人脸朝上躺在石阶上,两只手紧紧扒住台阶的缝隙,像是黏在上面一般,上水几人连拉带拽分毫不动。

苏明雪翻了个身,抱得更紧了。

“我不进!死也不进!不,进了才是死!”

上辈子她便是死在这的,这辈子死活都不进,太触霉头了!

一直负手立于石阶上冷眼看她撒泼闹事的言羽烬,忽地伸出一只手拎住她的后领,稍稍一用力,便把她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径自拎进天影门。

被拎提在半空中的苏明雪气鼓鼓地表示她以后定要多吃饭,多吃肉,多喝酒,还要多睡觉,定要吃胖个五十斤,压掉他的胳膊。

天影门处处花海如潮,锦绣和美,各处因花种的不同美得也不尽相同,山门外石阶两旁种着连绵不绝的绣球花,青蓝一片,美不胜收。而幽兰堂种着兰花,迢迢君子之态;芙蓉堂前后皆是芙蓉花,艳色纷呈,令人难以移目;洗髓池种的各色山茶花,粉的可爱,红的妖艳,白的纯洁,煞是引人注目;清菊台布满金色菊花,随风摇曳,金华灿烂;十里亭处于桃林,灼灼桃花,风吹如雨落,宛若仙境……一路进门,一路看花,令人心驰神往。

苏明雪被拎着穿过各处花海,飘过一座湖上小桥,走进言羽烬居住的莲室,被扔在床榻上。

她在床上打了个滚,堪堪坐起,便被言羽烬一把拉过身,从背后扒下残破的红衣,红裳半褪在腰间,正好将她的双手绊住,动弹不得,只得任他为所欲为。

“别动。”言羽烬停顿须臾,凝眉道,“你受伤了。”

微凉的指尖从左肩上细小的伤痕渐渐游离下移,最后停在背脊中央,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宛若闪电般沿脊柱蜿蜒下,从前胸透背,似要将她从中间撕裂开来,虽然苏明雪不记得身上何时添了这道疤痕,但不难推算出是十年前诛魔剑一剑贯胸时留下。

言羽烬声音有些发涩:“还疼吗?”

“上辈子受的伤早就不疼了。”苏明雪双手支腮道:“羽烬,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背上的手指剧烈一颤,半晌,低声道:“我不记得了,那时师尊派我前往南方大泽消灭害人的吸血蝙蝠。”

“哦。”

本溪联通宽带影院 玻璃灰姑娘txt下载 根中千恵子 苦参本草净螨膏价钱 莎夏·葛蕾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此功能已关闭)
   
验证码: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