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文章推荐

篡改竞争对手产品参数,四方光电不含税销售额比客户含税采购额还高

2020-09-07 18:39 投稿人 : bianji 围观 : 86 次 0 评论

史昂日记 架上丝瓜酷如吊 nbaol好玩吗 九阴真经下山游历惩罚 每天需吃5餐

四方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方光电)是一家专业从事气体传感器、气体分析仪器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科创板拟上市公司。公司主要产品包括:气体传感器和气体分析仪器两大类,在气体传感器中,又包括了空气品质气体传感器、医疗健康气体传感器、安全监控气体传感器和智慧计量气体传感器等4个小类。而在空气品质传感器小类中,又包括了二氧化碳气体传感器。

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公司存在一些问题,包括四方光电招股书披露竞争对手盛思锐的SCD30型二氧化碳气体传感器的检测范围指标,仅是盛思锐官方披露SCD30传感器技术资料中检测范围指标的1/4,差距非常明显。2019年度,公司披露对新三板挂牌公司重庆云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云网科技,证券代码:838411.OC)的不含税销售额,竟然比云网科技披露对公司的含税采购额还要高。此外,2017年度,公司向已经无实际经营的关联方深圳优呼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呼吸)拆出资金,直到该公司注销之后尚未归还,这样的关联交易是否不太合理呢?

招股书披露的竞争对手产品检测范围被缩小了3/4

四方光电的新型热电堆红外气体传感器早在2003年就已实现产业化,为了证明公司产品的技术在总体上已经达到国内领先,甚至在某些技术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招股书将公司生产的CM1109型红外二氧化碳传感器与其他三家国内外竞争对手的同类传感器产品,进行主要技术指标的比较。可是,我们发现,其中某些同行业竞争对手的产品指标,与该企业官网披露的产品数据存在明显差异。

招股书显示,与CM1109传感器同台竞技的,分别是外商盛思锐(Sensirion)、森尔(Senseair)和国内厂商汉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汉威科技,证券代码:300007.SZ)的产品。盛思锐、森尔和汉威科技的可比同类产品型号分别为SCD30、S8 COMMERCIAL和MH-Z19B。

另据招股书披露,盛思锐的SCD30型传感器,检测范围(即:量程)为0-10000ppm。而四方光电的CM1109型传感器,一般工作状态下,检测范围为400-5000ppm,相对SCD30,在量程的低端和高端都有明显差距。但是,CM1109型传感器可以根据需要将检测范围扩展至10000ppm,那么虽然量程低端仍有400ppm的差别,但是量程高端的差异就不复存在了。

数据来源:四方光电招股书

可是,据盛思锐官网提供的SCD30产品数据表(DataSheet)显示,SCD30传感器的检测范围,在I2C同步串行总线结构和UART通用异步收发传输器控制条件下,可达到0-40000ppm。

数据来源:盛思锐官网

两相比较,盛思锐官网提供SCD30传感器的量程高端40000ppm,比招股书披露该型传感器的量程高端10000ppm,高300%。招股书提供的技术指标缩水明显。

如上所述,按招股书披露的SCD30传感器量程,四方光电生产的CM1109传感器,可以通过扩展,实现在检测范围方面与之不相上下。可是如果按盛思锐官网提供的数据,CM1109传感器相比SCD30传感器,在量程方面差距非常大。

到底是四方光电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不实,还是盛思锐展示的产品指标有误,有待这两家公司给出合理的说明。

不含税销售额竟比客户含税采购额高

2019年度,云网科技首次进入四方光电前五大客户行列,但是招股书披露公司当期向该客户销售金额,明显低于云网科技2019年年报披露向四方光电采购的金额。

先看招股书的销售额数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度,云网科技为四方光电当期第五大客户,公司向云网科技销售尾气传感器模组的销售额为872.72万元,占当期营收之比为3.74%。

数据来源:四方光电招股书

再看云网科技年报采购额。云网科技2019年年报披露,当期四方光电全资子公司湖北锐意自控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锐意)是云网科技的第一大供应商,该子公司承担气体分析仪器中气体传感器模组的研发和生产。云网科技向湖北锐意采购金额为861.84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金额之比为18.25%。

数据来源:云网科技2019年年报

两相比较,四方光电招股书披露的销售金额872.72万元,比云网科技披露的采购额861.84万元,高了10.88万元,存在明显差异。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招股书披露了销售金额占当期营收之比,由于营收是不含税的,如果要保持销售额和当期营收数据的可比性,那么招股书披露的销售额,必须是不含税金额。与之相似,云网科技2019年年报中披露的是采购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之比,由于当期采购总额是含税的,如果要保持采购额和当期采购总额的可比性,那么年报披露的采购额,应该是含税金额。

这就比较奇怪了,按理说,如果四方光电招股书披露的销售金额不含税,而云网科技2019年年报披露的采购金额含税,那么年报披露的采购金额应该明显高于招股书披露的销售金额,而不是恰恰与之相反。

到底是四方光电的招股书数据披露存在问题,还是云网科技的年报披露有误?有待两家公众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向已停产即将注销的关联方拆出资金

优呼吸是四方光电的实控人熊友辉和公司全资子公司湖北锐意分别持股26%和35%的关联方。2017年度,优呼吸从四方光电拆出资金,可是这笔资金竟然无法完全偿还,直到债务人优呼吸已经不复存在,债务尚未还清。

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优呼吸向四方光电拆出23.02万元资金,当期归还12.88万元,其中有8.89万元欠款是由办公家具及设备等固定资产及低值易耗品抵付的。截至2017年末,优呼吸应付公司款项余额仍有10.14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日,优呼吸已经注销,但是2018年末,这笔10.14万元的拆出资金仍未归还。直到2019年11月,这笔债务人已经消失的“无头债”,才由公司实控人熊友辉代为偿还。

数据来源:四方光电招股书

与武汉吉耐得科技有限公司、武汉佑辉科技有限公司和武汉智感科技有限公司等三家关联方拆出资金的情况明显不同,优呼吸拆借关系存续的近三年时间内,四方光电始终未向优呼吸收取合理的资金占用费,而且招股书也并未披露这笔资金的具体用途,是不是有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违规之嫌?

另据四方光电第二轮审核问询函问题5披露的信息,公司向优呼吸拆出资金的2017年,以及优呼吸注销的2018年,该关联方的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都为零。2017年,优呼吸净利润亏损52.13万元,2018年净利润为零。优呼吸从2017年开始,已经停工停产无实际经营,人员于2017年末遣散,资产于2017年末处置,直到2018年公司完成注销。

信息来源:四方光电二轮问询函

这就比较奇怪了,按招股书的说法,早在2017年,优呼吸股东(包括四方光电实控人和全资子公司湖北锐意)就已经决定注销该公司。那么四方光电为何还要将资金拆借给明显无力偿债的关联方呢?间接导致这笔拟上市公司的拆出资金,直到2年以后,才由公司实控人代偿。试想如果四方光电并未申请上市,是否这笔欠款将永久不了了之?这是否会对公司的中小股东利益构成侵害,未来四方光电是否还会重蹈覆辙?值得广大投资者关注。

2012内地四小花旦 柳时元老婆赵秀仁 安倍称中国说谎 吕良伟真实身高 胥渡吧yy号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此功能已关闭)
   
验证码:
标签列表